AD
首页 > 产业 > 正文

社科院魏后凯:“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不符合事实

[2018-01-13 10:21]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子墨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文/佟亚云“为什么东北会衰退?”“东北经济出路在哪里?”随着1月初毛振华在亚布力“雪地陈情”,东北经济的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2016年,东三省的GDP增速排名位列倒数后5位,在被挤掉“水分”以后,辽宁经济增速为-2.5%,成为全国唯一负增......

文/佟亚云

“为什么东北会衰退?”“东北经济出路在哪里?” 随着1月初毛振华在亚布力“雪地陈情”,东北经济的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2016年,东三省的GDP增速排名位列倒数后5位,在被挤掉“水分”以后,辽宁经济增速为-2.5%,成为全国唯一负增长地区。

GDP只能描绘出最粗略的轮廓,企业作为社会经济的细胞则更能反映现实:2017年,东北地区在A股的上市公司零增长;8家背靠政府的城投企业被下调信用评级;辉山乳业、大连机床、东北特钢、丹东港等昔日的“领头羊”企业,被债务违约、破产重整等负面消息缠身……

东北经济真如舆论环境所渲染的那般吗?是否还酝酿着转机? 1月11日,公司深读在北京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共同探讨东北经济的现状与机遇。

产能过剩对东北影响比较大

公司深读:您认为东北经济现在遇到了什么难题?

魏后凯:东北现在是增长速度的问题,2016年整个东北地区的平均增速为2.5%,增速回落得很快。不光是东北,整个北方的增长都比较慢,如甘肃、山西等。

这些地区过去在全国的分工就是为很多地区提供能源、原材料。我们也要看它为国家做出的贡献。

公司深读:为什么东北地区会出现GDP增速下降的问题?

魏后凯:全国增速都在回落,由高速进入了中高速增长,东北增速回落得更快。

再一个就是这些年,产能大量过剩,钢铁、水泥、建材这些产品度都过剩,而这些行业在东北的比重又比较大,所以产能过剩对东北影响比较大。

第三个就是东北地区的投资下降比较快。根据我们过去测算,过去东北和西部一样的,GDP的增长70%以上都靠投资拉动。但是现在投资下降,而创新的渠道又没有形成,就形成了一个断层,带来了GDP增速下降。

公司深读:如果要“救”东北经济,目标应该是什么?

魏后凯:要促进东北地区经济社会的全面振兴,这个也是国家规划的一个目标。怎么衡量全面振兴?全面振兴是一个水平的问题,增长速度保持相对的稳定。

不过,要恢复历史时期东北在全国经济占的高比重,是不可能的事。

公司深读:政策在振兴东北经济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魏后凯:东北振兴计划前期,东北经济还是不错的,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经济进入新常态后,东北受到的冲击最严重,但我个人觉得这可能是一种短期的波动。

公司深读:如何看待东北部分产业的产能过剩?

魏后凯:产业过剩、重复建设我认为它都是一个中性的概念,不是贬义的概念。有市场竞争就一定有产能过剩。我曾经有一本书,提出产能过剩是有一定的标准的,过剩率在25%以内都是合理的,一点不过剩哪来的竞争?

一个大的环境是,世界经济增长不稳,国内的增速也在放缓,一方面需求下降,一方面产能又在不断的增长,所以带来这个结果。

(2017年上半年,东三省GDP在各省份中处于末尾。图据:华泰证券研报)

东北的营商环境要进一步完善

公司深读:2016年东北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资产平均占比53.2%,而全国为38.5%,您是怎么看待国有企业在东北经济中扮演的角色?

魏后凯:关键是东北地区的民营经济没有发展起来,显得国有企业的比重就高了。不能因此说去限制国有经济,而是要发挥国有经济的重要作用,在这个基础上把民营经济进一步做大,它的比重不断提高。

公司深读:关于东北的投资环境,网上很流行的一种说法是“投资不过山海关,您怎么看?

魏后凯:这种说法肯定不符合事实。东北地区投资是下降,但还是有大量的投资进来,包括外部投资、民间资本等。

近些年沿海地区转型升级取得了成效,资金就愿意在这样一些地区,因为它产业配套比较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东北的营商环境、体制、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计划经济多年沉淀下来的很多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改善。

公司深读:是否存在“关门打狗”式招商引资?

魏后凯:确实存在这么一种情况,但比较个别,不能说都是这样的。不光东北,中西部的一些地区也都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过去一些老板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可能省市主要领导站得很高,但是中下层实际操作面临很多问题,就是观念没改,总来管理、来查你。

如果不给企业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老是卡拿管要,那企业肯定用脚来投票,企业走了你就啥都没了。

沿海某些地区实行“放水养鱼”,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投资不断地增加,企业不断地进来以后,才能培养当地的财源。

公司深读:40人金融论坛期间,人民银行副行长殷勇做了个调研,发现黑龙江贷款平均利率是6.2%,比全国的平均利率高0.49个百分点,涉农贷款利率7.36%,比全国涉农贷款平均利率2.75%高出很多。您怎么看东北的金融环境?

魏后凯:金融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东北地区普遍面临一个信誉问题。过去改革我们采取了很多的措施,解决了一些短期的问题,促进了东北地区的发展,但是也埋下了长期对信誉的影响。

在东北,公司欠了钱,没还,结果给你免掉了,造成的一个印象就是你借钱可以不还,搞市场经济不可以这样的。

(东三省主要的大型国企 图据 华泰证券)

东北要进行再工业化

公司深读:东北产业结构调整的路径应该是什么样的?

魏后凯:东北地区的农业还是很有优势的,完全可以做优做强,但是它未来的比重可能会进一步的下降。

从工业来看,东北地区是“未富先衰”的工业化,工业化还没有完成,工业的比重就不断地下降。

东北要进行再工业化,再工业化不是再去搞那些什么能源重化工,是根据各地区的条件,往适度多元化方向发展,比如搞装备制造;智能制造,还有一些地方可以搞轻纺,农产品加工这一些。

我们的实体经济一定不能放弃,加工制造业一定要引起重视。

再一个就是服务业的发展。东北地区的服务业水平比较低,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主要是为工业、为生产服务的这些产业,包括金融,物流等等。

这个我觉得要排在重要位置来发展,来支撑我们的实体经济。此外,我们的文化旅游产业还有其他的产业也是需要发展起来的。

公司深读:林毅夫教授在去年提出“吉林药方”,说先发展轻工业,再发展重工业,扬长补短,发挥潜在优势,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这种说法?

魏后凯:我没仔细看他的观点。我觉得吉林省应该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是要把吉林现有的具优势的一些主导产业抓好,比如说汽车、农产品加工这些在全国有优势的产业一定要做好。

在这个基础上,下面那么多的地级市去根据它不同的特点,从自己的优势出发,发展新兴产业。

公司深读:您觉得解决东北当下经济困境的“药方”是什么?

魏后凯:东北地区要全面优化体制机制和环境,这是核心问题,包括营商投资环境、居住环境等。开放的力度也要进一步加大。比如说产业发展的问题,只要是国家没有限制的,啥都可以发展。

此外我觉得,一个地方能不能发展起来,跟地方官员是很有关系的。官员要扎扎实实想干活、能干活、把活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