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股票 > 正文

资本危局与IPO窗口暂闭软银收缩激进投资步伐

[2020-03-25 17:34] 来源:东方网 编辑:谷小金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伴随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被投公司对资金持续的现金需求,二级市场IPO窗口暂时被迫关闭,以及软银自身紧张的财务状况,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正收回自己激进的“赌徒”投资策略,同时通过出售资产、回购股票等多形式为此前的“激进”买单......

伴随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被投公司对资金持续的现金需求,二级市场IPO窗口暂时被迫关闭,以及软银自身紧张的财务状况,软银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正收回自己激进的“赌徒”投资策略,同时通过出售资产、回购股票等多形式为此前的“激进”买单。

3月23日,软银集团(PINK:SFTBY)股价收盘涨20.93%至15.8美元,总市值654.6亿美元。消息面上,软银近日宣布至多出售410亿美元资产;同时至多回购2万亿日元(约合180亿美元)股票,以削减债务、增加现金储备。410亿中包括约140亿美元阿里巴巴股份,目前软银持有阿里巴巴25%的股份。截至发稿,阿里方面未对此消息回应。

出售资产重建现金储备

除了巨头公司阿里外,软银计划出售的还有Uber、Guardant Health、Sprint(正与T-Mobile合并)公开交易的股份,但软银发言人方面未详细表述出售资产的明细。除上述外,软银还计划通过股票和债券回购、清偿债务及筹集现金等方式来支撑资产负债表。

Redex Holdings分析师Kirk Boodry表示,鉴于市场脆弱,软银可能出售合并后的美国通信运营商Sprint 与T-Mobile(美国)股票,或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股份。Kirk Boodry称,阿里巴巴股份的出售大部分收益将归股东所有,“软银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该消息传出后软银集团股价上涨20%,阿里巴巴(NYSE:BABA)收盘股价176.34美元,跌2.74%,总市值4731亿美元。市场低迷时期软银抛售资产,透露出软银当下重建现金储备的急迫。上周软银股价相对持有总资产折价率达73%,创公司历史纪录。

孙正义在声明中称:“这项计划将是最大规模的股票回购,并带来软银集团有史以来最大的现金余额增长。这反映了我们对业务坚定不移的信心。这将使我们在大幅削减债务的同时加强资产负债表。此外,资产的变现仍不到公司当前资产价值的20%。”

自2019年4月软银集团股价创将近二十年新高后便一路下跌,累跌21%。有分析称软银股价有很大一部分都在靠持有阿里巴巴25%的股份来支撑。为挽救疲软的公司资产走势与下跌的股价,早在3月13日,软银集团便宣布将以5000亿日元回购至多7%的股份。该回购将从2021年3月16日持续到3月15日,被回购的股票将会被注销,软银的流通股数量随之减少,单位股票的净资产将会攀升,逐步拉动股价上涨。

消息称该回购决策是软银在2月新晋股东对冲基金Elliot的要求下做出的,对冲基金Elliot Management认为软银的股价被严重低估,要求其回购200亿美元股票以刺激股价,同时要求孙正义改变治理模式,提高对外投资的透明度、提高软银愿景基金投资决策的管理等。

但当时的回购计划却未产生扭转股价颓势的效果,甚至起到反作用,3月17日,标普将软银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理由为“该公司近期宣布的股票回购计划和股价下跌对其财务健康构成了风险”。

回购效果失败叠加全球股市大跌,致使软银集团股价在东京一度下跌12%,创2012年10月以来盘中跌幅最大,创2012年10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3月23日,软银紧急推出2万亿日元巨额回购计划。软银称该交易将在未来一年执行,包括最近宣布的5000亿日元回购计划在内,总计2.5万亿日元股票回购可能占到该公司发行在外股份的45%。

被投公司成负累

不论是资产变现还是回购计划,软银资本近期频繁的资本动作背后是其需要筹集更多现金以帮助愿景基金开展后续投资的迫切需求。

软银集团许多大型投资如ARM、Uber、WeWork、滴滴等,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愿景基金,这些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均需要持续的现金输入;其次,愿景基金连续两个季度营业利润出现亏损,直接抹去软银集团两个季度的整体利润;最后,愿景基金最大赌注被投放到“共享经济”板块,该板块领域公司——不论是共享出行还是旅游业方面,均在疫情期间营收遭受重创。

激进投资策略的回撤还包括对已投公司资金层面的“放弃”,3月18日,消息称WeWork大股东软银集团可能会放弃对其的部分救助。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软银同意一份95亿美元拯救WeWork的计划,包括软银在2019年11月按19.19美元/股的价格从公司股东手中购买价值约30亿美元的股份,购买价格是2015年以来最低。其中包括WeWork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手中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另外,软银也计划向WeWork提供65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3月17日,软银致信WeWork股东,称可能无法完成收购要约,理由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司法部对公司进行调查。

另外,软银作为大股东的印度酒店业创业公司OYO Hotels&Homes (简称OYO)此前陷入裁员风波,OYO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OYO酒店不断加强公司合规经营和流程,给所有团队和部门的工资和奖金全部按时按规支付,绩效部分,按照公司规定,应按合规、有质量的SRN来计算。

17日最新消息称,OYO已从软银愿景基金全资子公司 SVF India Holdings 和 OYO 创始人控股的 RA Hospitality 两个现有投资者处获得约8.07亿美元的F 轮融资。OYO发言人称这笔资金将用于公司可持续增长、运营、管理培训以及提升客户体验。

可以看出该笔资金更多是OYO的“救命钱”,公司本身仍深陷亏损。2月中旬OYO公布2018-2019财年财报数据(截止2019年3月底)显示,其亏损速度超过营收增长速度。该财年OYO总营收为9.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5倍;亏损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0.44亿美元相比增长了7倍;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从25% 增长到35%,总毛利率从10.7%降至7.1%。

未上市公司的持续亏损与运营投入的扩大成为软银集团及旗下愿景基金的负累。愿景基金董事总经理杰夫·豪森博尔德(Jeff Housenbold)此前表示:“如果市场陷入12至24个月的长期低迷,创业公司无法进入公开市场,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在公司层面筹集更多资本,可能通过举债、股权、并购等方式。

另外,近期有消息称,日本软银集团即将敲定牵头向滴滴出行旗下自动驾驶部门投资3亿美元的交易。此举将扩大软银对滴滴的支持,尽管这家日本投资巨头本身也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针对于此,滴滴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对此事暂不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