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股票 > 正文

姚宏的“烫手山芋”:微贷网股价濒临退市边缘、股东减持、新兑付方案存疑

[2020-05-14 16:50] 来源:中国网 编辑:宋元明清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目前网贷整治的主要工作方向仍然以清退为主,在监管重拳之下,今年以来,多家头部平台相继宣布良性退出。早在2月19日,微贷网便宣布良性退出,但因在兑付方案上,其坚持了保本金而非净投资本金的底线备受争议;5月6日,微贷网对外披露最新的兑付方案引入......

目前网贷整治的主要工作方向仍然以清退为主,在监管重拳之下,今年以来,多家头部平台相继宣布良性退出。早在2月19日,微贷网便宣布良性退出,但因在兑付方案上,其坚持了保本金而非净投资本金的底线备受争议;5月6日,微贷网对外披露最新的兑付方案引入AMC宁夏顺亿资产公司(下文简称“AWC”),保障本金基础上给予年化2.25%的利息,回款周期由36个月缩短至18个月,并且微贷网创始人姚宏一改此前态度,承诺为其兜底。然而新的兑付方案并未令所有投资者满意,而在这背后,业绩、股价、口碑的下挫也让微贷网的前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新兑付方案争议几何?

据了解,微贷网的最新兑付方案存在最大的争议点落在第三方合作伙伴身上。新方案引入的AMC并不是直接与微贷网出借人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而是通过确权的方式将出借人的债权先转让至为杭州鲲鹏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杭州鲲鹏”),由杭州鲲鹏和AWC统一处置微贷网的资产,之后再借由杭州鲲鹏将资金返还给出借人。

这引起了一些投资人的质疑,为何AMC不能直接接手个人债权,而要通过杭州鲲鹏再交给AMC?而细究微贷网新方案中的第四条协议,这意味着如果有坏帐和逾期收不到的账,其有权核减债权转让款。

梳理天眼查资料显示,杭州鲲鹏的实际控股人为汪双飞,持股60%,同时任微贷网旗下“借365”德清方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而公开消息显示,占股40%的第二股东何文斌原为微贷网代理律师。

此外,在新兑付方案中被微贷网重点提及的AWC先后被曝出牵涉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和法人限高丑闻。

2019年11月,据广东证监局在官网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自2015年起,上市公司风华高科(000636)连续三期财报涉及财务造假,虚增6000多万利润。其中包括通过粤盛资产宁夏顺亿配合操作,由风华高科出资5500万元,购买粤盛资产委托宏信证券发起的理财产品;粤盛资产收到资金后全部转至宁夏顺亿;宁夏顺亿原价受让风华高科对广州亚利、广东新宇合计约5470万元应收账款,并以支付受让款的名义,将收到的上述款项全部转回风华高科。

图:中国裁决文书网

2020年2月,AWC法人黄胡中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据了解,原因系上海东兴投资控股与深圳前海瑞德银商业保理两个股东之间纠纷所导致,而天眼查显示,深圳前海瑞德银商业保理和AWC是对外投资关系,黄胡中为其第二股东,持股10%。

业绩下滑、股价暴跌 曾因套路贷被点名

在新兑付方案争议之外,微贷网的业绩、股价都不容乐观。从财报来看,自从微贷网上市后,其营收一直处于下滑状态,2018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微贷网营收分别为10.367亿元、9.935亿元、9.497亿元、9.067亿元、7.659亿元。

股价方面,近一年来,微贷网股价呈现持续下滑趋势。2018年11月,微贷网上市开盘价为10.5美元/股,但截止发稿前,微贷网报1.44美元/股,总市值仅为1.02亿美元,

事实上,自2020年3月5日起,微贷网的股价就长期在1~2美元之间徘徊,根据纽交所规定,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的企业将面临退市,而微贷网此刻正处于危险边缘。

首先对微贷网失去信心的是其股东汉鼎宇佑(300300)。2020年2月28日,汉鼎宇佑在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中称,为参股公司微贷网计提减值6.72亿元。5月4 日,汉鼎宇佑收到深交所关于年报的问询函,深交所要求汉鼎宇佑说明对微贷网实际计提减值金额低于业绩快报中拟计提金额的原因,减值计提理由是否充分,以及后续是否仍存在大额减值风险。此前,业界一度认为微贷网是汉鼎宇佑成功的投资案例。

除此之外,在用户端,微贷网的口碑也不断地滑向“深渊”。

图:聚投诉

图:黑猫投诉

聚投诉平台显示,有关微贷网的投诉量高达4000多条,而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投诉量也已超过1000条,其中“高利贷”“暴力催收”“未按期返还本金”是投诉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早在2019年5月9日,山西盐湖警方在官方公众号通报“425套路贷”案件,就点名了微贷网等6家公司。

2019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平安南粤”曝光了42款存在违规行为的APP,微贷网因存在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而被点名。曝光的违规内容显示,微贷网APP收集用户位置信息、允许应用随时使用麦克风进行录音,但并未在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中说明录音、访问用户位置的用途。

综上所述,在互联网金融红利期,微贷网涉嫌高利贷、暴力催收等问题,屡打法律擦边球,而又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急于转型甩掉逾期资产“烫手山芋”,但这次的兑付方案是否是良性的,还是又一次“花式收割投资人”,还需要等待时间的验证,而这主要取决于姚宏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