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宏观 > 正文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引发多重不确定性

[2017-10-19 09:22] 来源:搜狐 编辑:叶知秋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本报记者张丽敏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全世界哗然。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美国的退出,是以牺牲其在国际经济社会中的主导话语权为代价,以及牺牲了美国的国家形象换......

本报记者 张丽敏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全世界哗然。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美国的退出,是以牺牲其在国际经济社会中的主导话语权为代价,以及牺牲了美国的国家形象换取了这次退出,且退出更多地表现出特朗普只重视眼前利益,忽略了可持续发展,也会增加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此外,他提出中国在此时只须做好自己,其他方面顺其自然即可。

以高代价换取退出巴黎协定

据了解,《巴黎协定》的所有条款美国都将终止执行,同时特朗普指出,《巴黎协定》是伤害美国的范本,它牺牲了美国的就业,美国财富被它“大规模地重新分配”。经济增长需要所有形式的美国能源,美国退出对《巴黎协定》本身影响不会太大。

白明表示,在特朗普主张下美国大胆改变了多项决议,包括退出TPP协定、颁布“禁穆令”,这些举动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像退出TPP协定更多的是从国家利益考虑想要减少付出,但是对于《巴黎协定》美国还是有必要作出付出,因为《巴黎协定》是世界各国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动,拯救地球而提出的共同行动纲领,美国作为全球的一分子,理所应当承担其义务,更不要说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反过来看,其实美国承担了义务也可以让美国本身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需要注意的是 《巴黎协定》规定,签署国只能在正式加入后三年才能申请退出。在申请一年之后,退出才能生效。也就是说,按照《巴黎协定》的规定,美国最终退出要到2020年11月,那时特朗普还剩两个月结束第一个总统任期。

“目前,特朗普的执政特点从区域上来看是在收缩,只考虑美国的利益,忽视全球的利益,这从全球化角度来说无助于美国影响力的保持。”白明说,从另外的角度讲,《巴黎协定》强调的是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理念,美国的退出从动作周期、时间周期都体现出特朗普更看重眼前的利益,没有照顾未来世界的发展,也没注重可持续发展,只想“今天”可以给美国带来了就业、对选民的承诺有所答复。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之前在纽约大学的讲话中亦提出相似的观点,他表示,退出《巴黎协定》将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前景。不投资于可再生能源的国家经济将落后10至20年,同时也会削弱美国的全球领导力。

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增强

事实上,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不仅仅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影响很大,来自CNNMoney文章还称,特朗普这个主张可能会让全球爆发一场贸易战争。

国外专家对此解释,原因在于退出《巴黎协定》会让美国生产钢铁的公司的生产成本比其竞争对手低很多。与美国进行贸易的国家,可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对美国采取惩罚性的关税。其他国家可以对美国的产品征收所谓的 “碳排放税”,这和美国对其他国家商品征税的行为一样。生产的产品产生的污染越多,所征收的税就越高。

白明分析说,暂时来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减少了在贸易方面的支出,但是会增加未来贸易的负担,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不考虑环境的因素发展了贸易,也会带来外部负效应,这将会体现在非贸易领域。

同时,他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贸易战争缺乏基本的导火索,但美国退出 《巴黎协定》会为WTO的环境产品增加新的可变量,因为美国的退出引发了其他国家对于美国是否需求环境产品迫切性的疑虑,这就给短期的贸易带来了不确定性。”

对于征收“碳排放税”,白明认为短期内做不到,前一段时间发达国家借口征收“碳排放税”,实际上是想抑制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发展,增加发展中国家在碳方面的成本。“由于发达国家已经经历了这个过程,所以发达国家的产品在节能环保方面做得不错,而发展中国家正处于工业初期,如果要向发达国家征收‘碳排放税’,会造成很多方面亮出红灯,发展中国家承受不起,从这来说,这是贸易保护的一种手段。”短期来看美国的退出,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征收“碳排放税”会师出无名,因为美国都退出了,反过来,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征收“碳排放税”还没有形成这种力量,发展中国家不论是从碳排放标准来说,还是从技术水平来看都无法追赶发达国家。

中国更需要做好自己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还引发了中国与欧盟关系更近一步的 “机遇说”,究竟如何?

中国和欧盟分别是全球第一和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来源地,美国的排放量在第二位。

6月2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共同会见记者,介绍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成果,其中就包括双方确认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性,重申在2015年《巴黎协定》下所作的承诺,同意加强合作,推进协定实施。

如此看来,美国的这一举动,确实推进了中国与欧盟的关系。“美国既然退出,欧盟自然希望在这方面加强与中国的合作,那中国和欧盟沟通肯定会更积极,沟通的频率会提高,力度也会增加,进而中国在全球经济中话语权的分量和影响力会随之提升,但这样模式的提升中国影响力与中国主导的提升有所区别。”白明表示。

他认为,目前,中国须贯彻坚持绿色发展为国家发展理念之一,在重大战略中也需要强化绿色,例如“一带一路”倡议就强调了发展绿色“一带一路”,意义很重大。未来,中国应坚持可持续发展方式不转变,在全球经济化发展中保持绿色发展,不受美国的影响,对于中国是否扛起成为绿色大国的旗帜,“我认为顺其自然最好,毕竟中国在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中还有许多课题需要解决,还是要打好自己的基础。中国未来发展如果到了一定程度,那自然可以扛起大旗,如果现在急于亮出自己,反而会束缚自己的手脚。”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亦公开对媒体表示,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置身事外。无论其他国家的立场如何变化,中国都将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认真履行《巴黎协定》,继续坚定地维护和推动全球气候治理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