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基金 > 正文

做对冲基金亏了200多万元,转行送外卖两个月做到副站长

[2020-06-14 09:27] 来源:东方网 编辑:牧晓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近日,广州一私募基金经理转行做外卖小哥两个月晋升的消息走红网络。“我不是私募基金经理,在送外卖之前,我是和朋友一起创业,以工作室的形式做对冲基金,好的时候一个月有30多万元的盈利。金融行业最容易出问题的是资金链,投进资金在市场里出不来,之后......

近日,广州一私募基金经理转行做外卖小哥两个月晋升的消息走红网络。

“我不是私募基金经理,在送外卖之前,我是和朋友一起创业,以工作室的形式做对冲基金,好的时候一个月有30多万元的盈利。金融行业最容易出问题的是资金链,投进资金在市场里出不来,之后又没有新的资金进来渡过这个难关,如果刚好碰到行情不好,就很容易资金链断裂,导致亏就是实亏,没法再翻身。我也是碰到这个问题,最后就是工作室解散,保住了一点点。”梁智俐说。

这次的创业经历导致梁智俐和朋友亏了200多万元,在家闲了几个月后,梁智俐决定去送外卖。

“开始说送外卖是有赌气的成分在。”梁智俐说,“我厌倦了金融行业,也厌倦了数字游戏,不愿意再回到原来的环境,做同样的事情。在家里闲着,又有经济压力,每月有2万元的贷款。所以和家人一起吃饭时,我说随便出去做点什么,就跑去面试饿了么骑手。”

梁智俐的简历同样让饿了么的面试官诧异。广州本地人送外卖的本来就不多见,更何况梁智俐在做对冲基金工作室前,还有9年的银行工作经验。

梁智俐介绍,他在2009年从广东金融学院投资理财专业本科毕业,之后进入广州农商银行工作,2018年离职创业。在银行工作时,他曾经是广州天河区多个营业网点的项目负责人,月收入达到约1.5万元。

“转作外卖小哥,当时是想玩一下,试一下,但没想到干得很开心。3月份,公司内部出现珠江新城副站长的竞聘启事的时候,我的态度就很明确,我不会局限于做个骑手。”梁智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在工作2个月后,凭借工作期间的无差评记录以及面试时的出色表现赢得了这个职位,现在是管理60人的副站长。

“我们站点骑手年长的有50岁的,年轻的有18岁的,我的工作相当于骑手的‘保姆’,帮他们做调度,更好地消化掉高峰期的单量。比如,我们服务的CBD(中央商务区)商圈,60个人要在两小时送700单,订单多,骑手有压力就容易出状况。”梁智俐说,自己在外卖行业还是一个新人,需要去慢慢摸索。“我妈妈一直不好意思说,儿子去送外卖了,我刚开始送外卖的时候也怕碰到老东家的单,怕碰到熟人。如果现在遇到熟人,我会让他不要对外卖小哥太挑剔。”梁智俐说。

回想过去,梁智俐说:“我从不后悔从银行业出来,以前也风光过,很庆幸做对冲基金时出来的早,如果当时有钱肯定还会继续支撑下去,但支撑下去会碰上今年的美股多次熔断,那就是崩了,完全没有了。所以,我们还算走得快的。”

对于未来的打算,梁智俐说:“我想看看从现在的站点能否一步步走到阿里巴巴,在阿里巴巴有个合适的职位。”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在饿了么平台,梁智俐是转行送外卖的一个缩影。疫情期间,还有更多不同行业的人兼职送起外卖。

数据显示,1月下旬以来,饿了么累计提供超120万骑士就业岗位。 在上海,有医学博一的学生、宝钢的普通员工、公司内审、被降薪的白领等各行各业的人成为饿了么兼职骑手。

饿了么方面称,疫情期间新增入职的骑手中,22%为工厂工人,16%为个体创业者,他们主要来自于服务业和机械制造业。另外,疫情期入职的骑手平均年龄38岁,而全国骑士整体平均年龄31岁,而49岁以上的群体中,送外卖的第一大原因是由于失业。

值得关注的是,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新注册的骑手人数创历史新高,其中有超七成来自群演行业。